中国媒体网——生活网——www.CCTMM.com——媒体、电视、广播、电影、活动、校园、招聘、旅游:【CCTMM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甄子丹首开口:曾四次求赵文卓留下

2013-12-1 17:43| 发布者: 媒体资源网| 查看: 888| 评论: 0|原作者: 媒体资源网

摘要: 《特殊身份》里,一身皮衣仔裤的甄子丹上蹿下跳,噼里啪啦逢人就打;访问间里,他手戴名表西装革履,摄影师让他摆几个武打造型,他笑呵呵地说,“好啦,别玩我啦,那个甄子丹在电影里就好了。”   他今年已经50岁 ...
”圣才教育” ”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”版块负责 ”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”责任编辑
《特殊身份》里,一身皮衣仔裤的甄子丹上蹿下跳,噼里啪啦逢人就打;访问间里,他手戴名表西装革履,摄影师让他摆几个武打造型,他笑呵呵地说,“好啦,别玩我啦,那个甄子丹在电影里就好了。”

  他今年已经50岁了,拍了31年戏,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里都带着伤。成龙说,《十二生肖》是他最后一部动作片;李连杰忙着给壹基金代言,只剩下一个甄子丹,还在一拳一脚地解析着功夫这两个字。

  拍完照坐下来聊,甄子丹面带歉意地让我们挪了挪机位,“要坐一个小时,我这样会舒服点。”说完,他指了指自己那根已经布满伤痕的脊梁骨。

  银幕上,可以以一敌十,可以纵身飞跃;银幕下,做一个小时的采访都可能会伤筋动骨。两个子丹,都是“甄”的。

psd5.jpg

  《特殊身份》上映了,一年前那场“甄子丹赵文卓骂战”成为绕不开的结。“甄子丹称不再与赵文卓合作”、“甄子丹:赵文卓欠我个道歉”、“甄子丹:戏霸不是贬义词”……成为了这部电影的主要宣传点。

  时间回到去年3月,《特殊身份》拍摄之初,主演之一的赵文卓因为自己角色被篡改而退出剧组,并公开指甄子丹是“戏霸”。剧组出面反击:赵文卓擅自要求自己的住宿从行政套房升级为总统套房,并携带包括太太、子女在内的8个随行人员入组,每日仅住宿费用就花费高达53647.5元。

  随后,事件光速升级,一轮又一轮的隔空对战,甚至还把为好友甄子丹说话的舒淇“拉下了水”——大规模的人身攻击让她删除了微博。整起事件中,甄子丹并未公开发表过一句评论。

  这一次,他谈了。一年后再谈起赵文卓,甄子丹的口气颇值得玩味。

  没有咄咄逼人,也没有居高临下,甄子丹仅仅是叹口气,“我只能说是对他(赵文卓)比较失望了。”用词和语气都很平。

  到底是谁先入组?

  “从头到尾,都是我请他来拍这个戏,因为我是这个戏的监制。那么我讲白了,从一开始老板跟我说不希望请赵文卓,这个是铁一般的事实,从一开始,因为他告诉我,他听到很多圈里跟他合作的一些人,觉得跟这个演员有点问题。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练武之人,我不会把那种东西放在心里。”

  有传闻说赵文卓最后是被你赶走的?

  “不瞒你说,我三番四次地去跟投资者、跟老板在希望我换人的情况下,请老板让他留下来,四次,总共四次,到最后,第四次是我亲自在他面前求他留下来,但是他都不妥协,那后来我没办法再求了。”

  之后发生的一切有想到吗?

  “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,我都觉得非常的荒谬,太多的事情,很多的风波,所谓的网上说骂战,你知道什么叫骂战?骂战是我骂你一句,你骂我一句,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什么话,只是他在那边跑了二十几个电视台不断在重复这个话题来说,我觉得我只能说是很失望了。”

  那你的司机杀死了赵文卓的司机,是真的吗??

  “那是赵文卓走了以后,剧组停工,两个工作人员喝酒闹出来的事,后来又有一些不良分子拿这个东西来炒,这简直就是戏外的剧情,比电影本身更戏剧,更神话……”

  对于这场“骂战”,甄子丹有问必答,所有答案都脱口而出。

  不过,甄子丹似乎并不如外人所言,记恨赵文卓。他更多的反应,是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  他对这场风波的定性只有两句话——

  “这件事波及到我家人和身边的朋友,很遗憾。”

  “网络暴力是个非常严重的状况,可笑也可耻。”

  对演员来说,拍戏其实就是工作,涉及到赚钱的事,有点儿利益冲突,并不是什么不堪的大问题。但对甄子丹而言,《特殊身份》里,他不仅是主演还是监制,握着投资人的钱,赵文卓走人后,留下来善后的,只能是甄子丹。

  也因为做监制,一次剧组拍摄超时要被村长赶走时,甄子丹跑去跟对方谈心,第一个小时听对方抱怨,第二个小时解释赔礼,第三个小时听对方侃自己并不太懂的玉石。聊完三小时,“村长从生气到舍不得我走,硬要留我下来吃饭。”

  “其实每一天都碰见各种的东西(问题)”,这让拳脚厉害的甄子丹皱眉叹气,“如果戏霸是每天睡三个小时、浑身带伤、很长时间见不到孩子和太太,那我承认我是。”

93960820.jpg
psd1.jpg

  自《叶问》以来的持续高光表现,外加水涨船高的片酬和密度极高的曝光率,甄子丹已成为李连杰、成龙后最被看好的打星。

  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,“谁又还会记得银行存款只有100块港币时候的我呢?”甄子丹幼年移民美国,17岁回国学武深造,31年戏龄,但直到2008年的《叶问》才开始攀上一线。

 早年从美国回北京学武时,他还不习惯挤公交车,每次总是很礼貌地等人先上,后来发现这样永远挤不上车,才“跟别人一样拉拉扯扯地挤上去。”之后从北京辗转到西安继续学武,由于生活费有限,吃不饱饭,他就去一家高档餐厅给人弹钢琴,报酬是每天一顿免费的餐厅自助餐。

  这样的窘境,在甄子丹后来漫长的配角和反派生涯里持续发生。和徐克、李连杰拍《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》时,穿着一身清朝官服的甄子丹在片场没人管,“又不敢把衣服脱了,怕被导演骂”,所以只好找个角落躺下睡觉。24个小时过去以后,副导演叫醒他,一句“收工了。”就把他打发走了。

  甄子丹说自己最落魄的时候,每天只睡两个小时,“早晨6点拍外景拍到太阳下山,回棚里继续拍到凌晨3、4点收工,然后回家洗澡睡一会儿,又要开工。”即便如此,月收入也不过3000块,电视台的经纪人还跟他说,这个价格是给多了。

  “你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?就是觉得自己一文不值。圈内很多人告诉我,甄子丹你不行的,退出电影圈吧,你没有这个能力和才华。”再谈起这段艰涩岁月,甄子丹语气里更多的,是童年靠弹钢琴换午餐时的那种心安理得。

  即便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,甄子丹倒也没点“土豪”作风。在片场,他大多数时间没空吃饭,即便偶尔捧个盒饭蹲在路边,“还在想下一个镜头怎么做,大货车边上开过去,满脸都是沙尘,我都是这个样子。然后收工了,穿着拖鞋擦一下头,跟大家拜拜了就走。”

  遗憾的是,甄子丹的表达跟他的国语一样,都是他不擅长的。所以关于这段可以拿来做教材的成功励志学经历,他总结起来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几个字——“不要埋怨,上天很公道。”相比之下,倒是他不经意间的吐槽颇为有趣,“唉,现在一些艺人都是被宠坏的,出门带9个助理?他不知道要踏实做事更重要吗?”

93961023.jpg
psd2.jpg

  再后来,“打”就成为了甄子丹最显眼的标签。但如果仅靠“打”,或许成就不了如今的甄子丹。

  1997年拍完电视剧《精武门》后,甄子丹已经小有名气。但他出乎所有人意料,自己开了公司当导演,独资投拍自己的电影。为此,他一口气推掉10部电影,但由于碰到金融危机,《杀杀人,跳跳舞》拍到后来,工作人员跑光了,杀青那场戏,最后只剩下他和一个摄影师。为了把片子完成,甄子丹借了高利贷,剪辑室里一闷就是四个月,自己剪片子,但发现连过场戏的素材都不够。对于这部作品,甄子丹自己的评价是“很失败,一塌糊涂。”片子出来六个月后,甄子丹接到了日本一个电影节的电话,它入围了最佳年轻导演,“我于是瞬间又活了过来。”

  这次经历并没有让甄子丹真正获得什么,但却让他明白,光靠打是没有用的。

  “我前20年一直把精力放在打那方面,怎样打得更好,但我忽略了一件事,就是你怎么提升呢?还是得靠人物。我自己问我自己,拍了20年,什么角色可以在观众的心里留下来呢?没有。大家一想,甄子丹打得很厉害,他演过什么呢?没有人说得出来。”

  在这种思路的支配下,十年后,甄子丹终于遇到了“叶问”。两部《叶问》让他迅速上位,迎来迟到的事业爆发期。但甄子丹没有顺势把《叶问》拍成《黄飞鸿》,他拍了陈可辛的《武侠》,演了喜剧片《八星报喜》,还与陈妍希“在一起”体验了一把小清新,然后就是这部时隔六年重回时装动作片的《特殊身份》。

  采访前的发布会上,他半开玩笑地问大家,“我可以叫自己艺术家吗?”采访时,他对“功夫巨星”的称呼不太感冒。甄子丹皱着眉说,“你给我那么大的光环,对我来说没意思、没价值,我是一个电影演员。”

  虽然不愿当“功夫巨星”,但不可否认,这是比演员更适合甄子丹的头衔。尽管他出道的时代很尴尬,成龙、李连杰是他永远翻不过去,却又要直面的两座山。

  只是现在再拿他和成龙、李连杰对比是件尴尬的事情,因为两位“前辈”现在基本上都是“退隐”状态。一个有意思的巧合是,就在2008年,成龙和李连杰联手主演了《功夫之王》,也就是在这一年,甄子丹主演了令他声名鹊起的《叶问》。虽然没有跟两位前辈过招,但这个诡谲的巧合,像是个默契的交接仪式,通过时间的嫁接,完成了自我更新。

  许是因为拍时装片风格不如成龙讨喜,架势没李连杰儒雅拉风,所以甄子丹的突破,全在时装动作片上。《导火线》的巴西柔术,《十月围城》和《武侠》的跑酷,到《杀破狼》和《特殊身份》的混合格斗,甄子丹把功夫片从“摆拍”进化到了实战。

  无法跟成龙、李连杰再过招固然遗憾,但甄子丹已经打遍了吴京、邹兆龙、卢惠光、安志杰等好手,下一个目标?甄子丹笑了,“有些人想撮合我跟泰国的托尼·贾打一场,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对手的事情。按照这个规律,有一天我肯定要去打怪兽了……”

93961147.jpg
psd3.jpg

  银幕上出拳快狠准,银幕下甄子丹喜欢弹琴,生活节奏缓慢而注重情调。

  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,是世界闻名的武术家和太极高手。从他会走路起,麦宝婵就教他练武,甄子丹15岁时,她发现儿子喜欢上自己并不擅长的自由搏击,就特意托朋友将甄子丹送到北京学习。父亲甄云龙,则是星岛日报的编辑,热爱音乐,会演奏小提琴及二胡。幼年时期的甄子丹,经常主动要求父亲教自己弹钢琴,因为“母亲学武前也是女高音,我们家的氛围就这样。”

  如今,镜头前打打杀杀的甄子丹,回到家兴致来了还是会弹奏一曲,他“不会故意在情人节弹给太太听。”但这个从父亲处继承来的兴趣爱好,已经又经由他传递给了自己的小家庭。“我全家都会弹钢琴,我的孩子都学,我太太也会弹。当初追我太太的时候是弹钢琴给她听。”

  其实,和妻子汪诗诗婚姻的开始,远比弹琴要浪漫。两人认识不过两个星期就闪婚,婚后,刚出道的汪诗诗毅然退出娱乐圈,相夫教子。结婚前后那两周的事情,甄子丹一直记忆犹新,“那是我们刚吵完架,但又感觉很温馨,当时我们的状态是,她说一个句子,我能把她接下来的话完整说出来,很奇妙的一种感觉。”为了永葆这奇妙感觉,甄子丹第二天就去买了结婚戒指,而汪诗诗把戒指一戴就是10年。

  婚后的日子,甄子丹和汪诗诗的分工十分明确。除了在家带孩子、经营生活,汪诗诗还帮甄子丹打点包括选戏、签约等工作事宜,起到了半个经纪人的作用。甄子丹的工作依旧繁忙,平均每年有至少三部戏要拍,但他尽可能顾家,所以他最爱在香港拍戏,“无论多辛苦都可以,蹲垃圾桶拍一天戏都可以,只要你让我七点半收工,放我回家吃饭。”生活中的甄子丹是放松的,对这种放松状态,甄子丹得到的是享受。“平常我太太老说我,你怎么走路那么慢呢?我经常走到她不理我。”明明是抱怨的一句话,从他嘴里蹦出来满是甜蜜,这样的甄子丹,还真让人不适应。

  也正是这柔情的一面,曾让前亚姐万绮雯大呼“今生我非子丹不嫁”。1993年,甄子丹与一位圈外女子相识不久便结婚,不足一年两人因性格不合结束夫妻关系。之后的几年甄子丹专注拍戏,也因此结识了万绮雯。1995年底,在香港电视台“亚视”台庆盛典上,甄子丹手捧鲜花,当场向万绮雯下跪求爱,很是浪漫,可惜两人在四年后分手,原因嘛,仍是性格不合。

  坐在甄子丹对面,看他侃侃而谈妻子和孩子,实在不好意思再问他并不复杂的情史,但不可否认,这个以武见长的硬汉背后,有不少的浪漫基因。他会跟太太撒娇,他说那是夫妻的乐趣,“打情骂俏肯定有的。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他和家人尤其是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太少。

  采访时跟甄子丹开玩笑,女儿都快10岁了怕不怕她早恋,他一本正经地惊诧道,“不会吧?现在小孩谈恋爱那么早了?”深知习武之苦的他也不想让孩子继承功夫,“我不会让他们练武,太苦了。”

  “家庭教育很重要,这方面我还在学习,我不能说我是一个很称职的父亲,常年在外面跑,会很内疚。但我会跟他们说片场的点滴,当然,危险的、辛苦的就不会说。”他接着道,“那些困扰的东西我从来不要,我每次都笑着回家。”

93961093.jpg
93960442.jpg

  虽然一直在采访中避戴“动作巨星”的帽子,但谁都不能否认,甄子丹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仍是动作。陈真、叶问虽然给他加分不少,但那始终是在演别人,跟甄子丹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  看惯了打打杀杀的甄子丹,还真的想多了解下他“文”的部分。只可惜,聊起格斗一个问题能侃十分钟的他,一聊起生活和家庭就吃瘪了。这跟他拍戏蛮像,动作片一部接一部的中,喜剧和剧情片却总是差那么点儿意思。

  真实的甄子丹,也许只有他的家人才能了解。比如他的两个孩子,因为过于暴力,甄子丹不允许他们看自己的动作电影,孩子们能看的,只有《八星报喜》这些喜剧片。在孩子眼里,银幕上和银幕外的甄子丹,都是一个普通温润,偶尔搞搞笑的人。

  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生活网【CCTMM】 ( 粤ICP备16109234号-5 )

GMT+8, 2018-4-20 07:08 , Processed in 0.114861 second(s), 3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